中国356bet官网 _356bet tv_356bet赌金融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明朝礼部志稿卷八十四,神祀备考

2018-5-22 16:34| 发布者: 台湾猎户人| 查看: 731| 评论: 0|原作者: 台湾猎户人

摘要: 明洪武五年礼部奏:五岳、五镇、四海、四渎礼秩尊崇及京师,山川皆国家常典,非诸侯所得。天下十三省山川,皆各省自祭。旧合祭京师及四夷山川,悉罢之。」
《礼部志稿》卷八十四,神祀备考
文:明朝「俞汝楫」编。


IMG_20180521_164142.png


「神祗祀」
………

设厉坛
洪武三年始,命祭无祀鬼神。先是,(皇)上以兵革之馀,死无后者,其灵无所依,命议:举其礼。至是,礼官《奏》:按《祭法》,王祭:泰厉。诸侯祭:公厉。大夫祭:族厉。泰厉,谓:古帝王之无后者。公厉,谓:古诸侯之无后者。族厉,谓:古诸大夫之无后者。又《士丧礼》:疾病祷于厉。《郑氏》谓:汉时民家皆秋祠厉,则此祀又达于民也。《春秋传》曰:鬼有所归,乃不为厉。然则鬼乏祭享而无所归,则必为害。古者七祀于前代前王、诸侯、卿、大夫之无后者,皆致其祭,岂无为而然哉?后世以为涉于淫谄,非礼之正,遂不举行。而此等无依之鬼,乃或依附土木为民祸福以邀享祀者,葢无足(是)怪。今欲举其祀,宜于京都、王国各府、州、县及里社,皆祭祀之。而天下之淫祀,一切屏除,使鬼之无所归附者不失祭享,则灾厉不兴是亦除民害之一也。(皇)上,然之。乃命京都,筑坛于玄武湖中,天下府、州、县则皆设坛于城北,其各里内又立祭坛。岁以三月清明、七月望及十月朔日,长吏率僚佐候晡时致祭,牲用羊、豕各三,以米三石炊饭。正坛设城隍位,羊一、豕一,坛下东西各席地焚香列炬,各设羊一、豕一并设饭羹以祭之。坛之南立石、刻祭文,京都谓之泰厉,王国谓之国厉,府、州谓之郡厉,县谓之邑厉,民间谓之乡厉,着为定式。


祭封内山川
洪武五年,上《谕》中书省及礼部曰:「始天下方定,其山川皆统祀于京师,然古者诸侯祭封内山川,今行省大臣方面重寄视古之方伯、连帅无异,而其境内山川所当祭者,其定制颁行之。」
于是,礼部《奏》:「五岳、五镇、四海、四渎,礼秩尊崇及京师,山川皆国家常典,非诸侯所得。预者,其各省惟祭风云雷雨及境内山川之神,宜共为一坛,设二神位,以省臣初献,都指挥司官亚献,府官终献。祭期:春用惊蛰后三日,秋用秋分后三日,每位牲用羊一、豕一、笾豆四、簠簋二、爵三、鉶牺象尊各一。祝一:风云雷雨帛四、山川位帛二,凡祭致齐三日,可自是定。天下十三省山川,皆各省自祭。旧合祭京师及四夷山川,悉罢之。


四夷山川祭法
洪武八年癸巳,以外夷山川附祭于各省山川之次。先是,礼部尚书「牛谅」言:京都既罢祭天下山川,其四夷山川亦非天子所当躬祀,乃命别议其礼,以闻。
至是,中书及礼部《奏》:「以外夷山川附祭于各省。如:广西则宜附祭安南、占城、真腊(眞腊)、暹罗、锁里,广东则宜附祭三佛齐、瓜畦(哇),福建则宜附祭日本、356bet官网 _356bet tv_356bet赌金融、浡泥,辽东则宜附祭高丽,陕西则宜附祭甘肃、朵甘、乌思藏,京城更不须祭。」
又言:「各省山川与风云雷雨既居东南向。其外夷山川神位,宜分东西同坛共祀。」
(皇)上,可其《奏》命:中书颁行之,将祭则遣官一人往监其祀。


王国府州县社稷
洪武十一年,礼部《奏》:「京都大社、大稷既同坛合祭,其王国、各府、州、县仍用旧制,于礼未一。今议:亦合同为一坛,神主皆依京制,用石主埋于坛南木主,二祭则设之祭,毕收藏其配位,旧以勾龙配社后稷,配稷今大社、大稷,既奉仁祖淳皇帝配其王国、府、州、县无可配者,难设配位。今议:王国社,宜称国社之神稷、宜称国稷之神。府,则称府社、府稷。州,则称州社、州稷。县,则称县社、县稷。」
从之命,颁其制于天下。


祭物非土产,听其缺
洪武十三年,溧水县祭社稷以牛醢代鹿醢御史案,实《奏》之上,命当其罪,而礼部《奏》云:着令凡祭物缺者,许以他物代上,曰:夫祭物所谓缺者,以非土地所产溧水。固有鹿,何得谓缺,是有司无诚心于祀神,而故为是苟简也。夫百司所以能理其职,而尽民事者,以其常存敬惧之心,耳今溧水之官于神犹怠忽之,则于人事又何惧焉?命,论如律,乃《敕》礼部下,天下有司凡祭必备其物,苟其物,非地产所有,又无商贾贩鬻,则听其缺可也。


军卫设祀坛
宣德二年丁丑,兵部都督「谭广」《奏》:天下郡县俱设风云雷雨、山川社稷坛,春秋祭祀为民祈福。宣府久置军卫,而无坛所,近年风雨不调,人多疾病。请如:郡县立坛,致祭行在。礼部言:有司祭山川等神,宣府边卫似难比例,(皇)上曰:奉祀神明为人祈福,军卫独非吾人乎,其准所言,令于农隙之时为之。


城隍神不称爵
正统四年十二月,山东登州府知府「杨颐」《奏》:本府原系州治,其城隍封灵佑侯,今升为府,宜加封公爵。《奏》下礼部议,尚书「胡濙」等以为,今北京城隍止称京都城隍之神。如:五岳、四渎原有封号,洪武间皆已革去,可令照例,称登州府城隍之神、庶合礼制,从之。


边卫设坛
宣德三年四月,总兵官都督「谭广」《奏》天下郡县,设风云雷雨、山川社稷坛、春秋祭祀为民祈福,宣府久置军卫。请如:郡县立坛,致祭行在。礼部言:宣府边卫似难比例。(皇)上曰:奉祀神明为人祈福,军卫独非吾民乎,其准所言,令于农隙之时为之。


祭岳渎违制
弘治元年正月,都察院左都御史「马文升」等言,岳镇海渎等祠庙皆有前太监「陈喜」及奸人「邓常恩」所造石函,周遭有符篆中贮泥金书道经及金银钱宝石五谷,似为魇(yan)镇之术者。又有先帝遣「陈喜」致祭祝文,其文不知何人所撰,皆刻之石,本庙故事,凡改元之初及水旱灾伤,则致祭岳镇海渎之神例,命翰林院撰文,分遣朝臣以往,未闻外官撰文,内臣往祭之事。况石函魇镇世无此理,今「(邓)常恩」等已正宪典,其石函、石牌尚存于「(李)宁」以妖术惑人,自言得聚宝盆于桃花洞,知州「程观」信之事,闻俱坐斩,既遇赦,「(李)宁」发戍边远,天下妄言惑众,如:「(李)宁」者尚多,请出榜禁约。
(注:弘治十二年二月,解州吏「李宁」。 )


衡山南岳祀例
正统元年,湖广布政司照磨所检校「程富」《奏》:衡州府衡山县,古有南岳庙,年久滋敝有失观瞻,请设道士及佃户修整事,下行在。礼部覆《奏》:因言五岳、五镇、四海、四渎事同一体,俱合用道士、或十人、或五名,每庙佃户四户洒扫供役,仍令该管府州县官,时加巡视以称崇祀之礼,从之。
(注:照磨所,掌管磨勘、审计、监察工作。 官职品级:照 磨,正八品;检校,正九品。


正恒山北岳祀典
弘治四年,先是,太子少保兵部尚书「马文升」言:恒山北岳在今大同府浑源州,宋有天下未混一,北为契丹所有,故祭北岳于真定府曲阳县,迨我太宗文皇帝迁都北平,而真定却在京都之南,当时礼官亦未建明,犹祭北岳于曲阳。臣考《周礼》载:恒山为并州之镇,在正北。我朝《一统志》亦载:恒山在浑源州南二十里,即北岳。以此观之,则北岳当在浑源州,无疑。今本州岛北岳庙趾犹存,《敕》礼部详考,移文山西守臣于浑源州恒山旧迹修建北岳庙,以后北岳岁祭于此,行礼下。礼部复议:以为祀北岳恒山于曲阳。历汉唐宋以至国朝上下几二千年未之有改,其浑源州虽有恒山亦名北岳,然祀典不闻碑志无考。况今恒山,实为畿内巨镇孕灵已久,一旦废此举,彼恐有窒碍。如:「(马)文升」所《奏》:浑源州恒山既为一方之望,古迹间存复有。洪武年间,重修庙宇,但恐年久颓敝请下所司量加修葺。春秋致祭,威灵歆格用垂悠久。下礼部复议行。


北岳改祀近地
弘治十五年,吏部尚书「马文升」《奏》:岳渎之祭,自古皆即其近地,而庙祭之惟北岳祭于真定府曲阳县,北海祭于河南济源县,其地之相去颇远。据《大明一统志》所载:谓山西浑源州原有北岳祠庙欲行修葺,改祭北岳于此。该礼部复议:得自帝舜以来,已祭北岳于曲阳,而我太祖复循用不改,今请仍如旧典。


………


「杂祀」
祭海
洪武元年正月,命道士「周原德」往莱州《谕》祭海神,「(周)原德」未至前数日,并海之民见海涛恬息闻空中洋洋然若有神语者,皆惊异,及「(周)原德」至临祭,烟云交合异香郁然,灵风清肃海潮向应,竣事父老皆欣喜相贺,争至「(周原)德」,所曰:海涛不息者十馀年矣,今圣人应运太平有兆,海滨之民何幸身亲见之,「(周)原德」还《奏》,上悦。



以歼贼立江海神庙
正德八年三月,命立江海神庙于狼山,岁时祭初,巡抚淮扬都御史「张缙」言:流贼于狼山,乘飓风之变,实江海效灵,宜立庙以昭神贶。礼部议:江海之神已秩祀典,此复立庙,几于烦渎《诏》,从「(张)缙」请。


祀马祖
洪武二年,遣官祭马祖,先牧马步马社之神,初命筑坛于后湖祀马祖诸神。《敕》礼官考其礼仪,至是,礼官《奏》言:周官牧人掌六马之属,春祭马祖、夏祭先牧、秋祭马社、冬祭马步,马祖天驷星也。《孝经》说:云房为龙马,先牧始养马之人,未闻马社始乘马者。《世本》曰:相士作乘马,马步谓:神之灾害于马者。隋用周祭以四仲之月,唐、宋因之,今拟春秋二仲月甲戊庚日为宜,于是遣官行礼为坛,四坛用:羊一、豕一、币一,其色白笾豆各四、簠簋、登象尊、壶尊各一,乐用时乐献官斋戒公服行三献礼,祝文曰:维神始于天地之初,而马生于世牧养蕃,息驭而乘之闲厩得所,历代兴邦戡定祸乱咸赖戎马,民人是安。朕,自起义以来多资于马,摧坚破敌大有功焉,稽古按仪载,崇明享爰申报本以昭神功,谨以制币牲齐式陈明荐尚享。


最新评论

Archiver|手机版|中国356bet官网 _356bet tv_356bet赌金融网 ( 闽ICP备13003013号  

GMT+8, 2019-11-15 04:35 , Processed in 0.192255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